导航菜单

大外交丨第九次中日韩外长会:日韩关系紧张期的一次关键协调

?

继2016年8月在东京举行的东京会议后,中国,日本和韩国的外交部长于8月21日齐聚北京,举行第九次中日韩外长会议。

20日晚,王毅会见了来自中国参加在北京古北水乡举行的第九次中日韩外长会议的韩国外交部长康景和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据外交部网站介绍,王毅在会上表示,中国,日本和韩国都是世界上重要的经济体。在目前普遍存在的单边主义下,是否符合三国的利益和共同利益,还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愿望。他们应该团结一致,迎接挑战。

根据中国外交部19日发布的消息,在外长会议期间,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主持会议。韩国外交部长康景和和日本外相野口太郎将出席会议。三国外长将就中日韩合作,第八次中日韩首脑会晤的筹备工作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韩国外交消息人士20日援引韩国联合通讯社的消息,预计会议期间将涉及半岛无核化和自由贸易等问题。

除了三方会谈外,出席会议的三国外长还将举行双边会谈,根据外交部长的传统,中国领导人可能会见后会见韩国和日本外长。

1999年11月,中国,日本和韩国领导人出席了东盟与中国,日本和韩国(10 + 3)领导人会议期间的早餐会,并在10 + 3框架内启动了三方的合作。此后,中国,日本和韩国建立了以领导人会议为中心的三方合作框架,21个部长级会议和70多个对话机制,涉及科技,环保,海关,卫生,运输和物流等领域。信息和通信等已经实施了大量的合作项目,今年是中日韩合作的第20个年头。

中国是今年三方合作机制的轮值主席国,自然也受到外界的关注。当王毅参加今年5月举行的中日合作国际论坛开幕式时,他表示希望中日韩三方合作能够加快。 道路的积极信号。”

在不久前在泰国曼谷结束的东盟“10 + 3”外长会议上,王毅重申希望加快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中国国际商会中日韩企业交流中心主任施明在接受新闻采访时表示,今年是中日韩合作20周年。它最初是促进中日韩自贸区的合作。好时机,但日韩关系的现状确实影响了三方合作进程。

事实上,早在中日韩合作机制建立之初,三方就打算对领导人或外交部长的会议机制进行年度化。但是,由于双边因素的反复干涉,三方会谈的时间表一再变为现任外交部长和领导人。这次会议只举行了不到十次,正是因为双边关系一直是影响中日韩合作的重要因素。今年也一样。在近期日韩紧张局势和经贸摩擦不断加剧的背景下,外界对即将举行的中日韩外长会议抱有更多有意义的期望。

时间很重要

早些时候,日本外务省官员在大阪的新闻采访中证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计划在年内再次前往中国,并出席中日韩三方领导人会议。

8月21日举行的中日韩外长会议是在领导人会晤前非常关键的时刻召开的。 8月2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将韩国从其贸易优惠的“白名单”中删除。韩国政府立即表示,它还将把日本从其贸易优惠的“白名单”中删除,两国之间的经贸摩擦将会升级。日本和韩国的外交部长是这两个国家从“白名单”中脱离对方后的第一次。遇到。

8月24日,韩国政府决定延长《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截止日期,这意味着这些日子是决定日韩摩擦是否扩散到其他地区的关键节点。韩联社20日报道称,韩国政府将根据21日举行的外长会议的结果决定是否续签合同。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卢伟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日韩之间的紧张局势已逐渐加深,但各方仍有主观意愿中日韩三国外长会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协调机制,是今年年底举行的三方领导人会晤的重要基础。三方应该继续保持正常运作。这个机会尽可能为改善关系或积极合作创造良好的氛围。“/P>

也许是因为会议的重要性,河野太郎和康静和都选择在前一天来中国启动外交议程,并在三方会谈开始前与中国人会面。

对于一再发表中日韩合作积极信号的中方,他们当然也希望充分利用外长会议。参考消息引用19日的分析人士的话说,中国可能会寻求缓和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并发挥积极作用。

陆伟认为,对于中国来说,在日本和韩国能够先解决之前,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中国无法靠自己解决问题。但是,从区域经济的角度来看,包括安全和稳定,中国不希望日韩关系严重恶化。

“中国,日本和韩国现在是一个区域经济合作。未来能否探索朝鲜核问题等区域热点或安全层面的安全社区建设对中国来说也很重要。它将提供一个相对更积极和良性的环境,所以我认为我们将利用下一次会谈创造空间和对话机会,“卢说。

20日,外交部长王毅会见了康静和河野先生。他说,三方合作应该超越彼此的分歧和矛盾,致力于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共同繁荣。现在是我们加强合作的重要机会。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英本月早些时候也表示,日本和韩国是亚洲的近邻。在当前面临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挑战的世界中,我们希望日韩能够在尊重,平等,互利,共赢的基础上,通过对话和协商妥善处理有关问题。

日韩关系有“下限”

日韩之间目前的关系给行业带来了紧张的气氛。史明说,最近日韩商界代表的联系表明冲突激烈。他们受到日本和韩国之间经济和贸易摩擦的影响,他们也担心中国,日本和韩国的FISA进程将受到干扰。不过,施明还表示,日韩经贸界对中日韩三国经贸合作仍持积极态度,对自贸区的未来前景仍持谨慎乐观态度。

事实上,正如韩国和日本之间的关系持续紧张一样,韩国和日本政府保持联系。 7月26日,康静和通若太太正在接听电话。在日本对出口到韩国的一些产品实施控制措施之后,这是日本和日本外长首次直接沟通。

在8月初的东盟外长会议期间,两国举行了双边会谈。美国,日本和韩国也举行了三方会谈。韩国和日本也参加了东盟,中国,日本和韩国之间的“10 + 3”会谈。近20天后,两国外长在北京再次会晤。根据惯例,日本和韩国领导人仍将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和今年9月中日韩首脑会议结束时的会议。

陆浩的分析认为,从客观上讲,日韩之间存在“下限”,并且不会恶化到破裂的程度。双方都有意识不要完全破坏双边关系,但即使日韩政府现在意识到要扭转目前局势,也要关注每个国家的政治气氛。因此,双方选择通过三方和多边场合保持联系,这可以维持国内政治调整的底线和时间。

早些时候,韩国总统温家宝在8月15日恢复14周年的讲话中说:“我们过去没有留下来,但在安全和经济领域继续与日本合作,并试图在日本期间治愈日本。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受害者的伤口,我们以历史为镜子,坚持共同合作的立场。“温在启提出,”即使是现在,只要日本走上对话与合作的道路,我会高兴地握手。“就此而言,日本《朝日新闻》最近在社论中提出,借此机会纪念广福节中的文字,促进对话。

据联合通讯社20日报道,韩国外交部长康静和韩国外交局亚太局局长金定汉会见了日本外交局亚洲大洋洲局局长,金山县,20日在北京。据外交消息来源称,会议持续了大约40分钟。虽然双方的意见截然不同,但两国外交部门就保持沟通的必要性达成了共识。

施明认为,从中国市场的角度来看,日本和韩国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因此,由于替代效应,韩日之间的经贸摩擦可能有利于中国企业和市场,但从长远来看,我们仍然希望日韩能够解决当前的经贸摩擦,这是对整个地区最有利。

“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明天的三位外长能够顺利举行,收集更多共识,并为年内的领导会议做好充分准备。”王毅20日与康静和河野先生会面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