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名医临床诊治心悟】治胃痞当调理脾胃气机兼全身之机

  治胃痞当调理脾胃气机兼全身之机

  

  中医临床治病要根据实际情况因时因地调整处方,方能收到良好效果。胃是人体重要器官,胃痞是多发的一种胃病,如果得不到正确的治疗和调理,长此以往,就会引起全身其他脏腑的病变。北京市龙城医院医师张宏恩讲述了自己多年治疗胃痞的独到经验。

  病症隐蔽 较难发现

  胃痞不是大病,但是很难发现。根据多年经验,张宏恩指出,胃痞经常表现为胃脘部胀满痞闷不舒服,按压不痛且柔软,外部并无胀急之形,是临床特征的一种脾胃病证。因为胃痞并没有痛感,有时偶尔发作或伴随其他轻微症状,容易被患者忽视,很多病人感到不舒服,但是说不出来,因此这时就需要中医能敏锐察觉病症所在,予以疗法。

  早有记载 适时发展

  “这个病老祖宗很早就发现了”,《黄帝内经》和《伤寒论》都有记载。

  《素问·异法方宜论篇》中记载:“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其地高陵居,风寒冰冽,其民乐野处而乳食,脏寒生满病”,张宏恩解释,这是从外在环境和饮食习惯说明了满病的病因是脏寒。《素问·五常政大论篇》中记载:“备化之纪,气协天休,德流四政,五化齐修。其气平,其性顺,其用高下,其化丰满,其类土,其政安静,其候溽蒸,其令湿,其脏脾,脾其畏风;其主口,其谷稷,其果枣,其实肉,其应长夏,其虫倮,其畜牛,其色黄,其养肉,其病否”,张宏恩认为,这里的“否”同“痞”字,说明痞满是脾胃病中的常见病症。《素问·五脏生成》中指出,“腹满月真 胀,支膈l胁、下厥上冒,过在足太阴阳明。”这里也明确指出了脾胃失调是满胀的根源。

  此外,《伤寒论》中对胃痞的理法方药论述也颇为详细,如“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心下痞,按之濡”,提出了痞的基本概念;《伤寒论》中指出该病病机是正虚邪陷,升降失调,并提出了寒热并用,辛开苦降的治疗方法,因此,所创的诸泻心汤是治痞满的祖方,且一直为后世医家所推崇。

  “但是我们不能只根据理论,抱着经典不放,要适时发展”。张宏恩讲到,多年来,自己治疗胃痞效果显著的原因就是因为能够以经方为参考,并根据病人情况对症下药。

  治疗胃痞,“临床一般都以脾胃为主,我认为肝和肺都有关系”,所谓调胃必调肺,调脾必调肝,脏腑是一个系统,“不能顾此失彼,要全面看待”。因此,张宏恩秉着整体原则,不将胃、肝、肺割裂开来,收到了良好的治疗效果。

  {!-- PGC_COLUMN --}

  外感内伤 因症而异

  张宏恩根据多年经验认为,该病的病因分为外感和内伤两大类,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因感受外邪治疗不当,滥用攻下之法,使脾胃受损,外邪乘虚而里结于胃脘,中焦气机阻塞,胃失和降,胃气壅滞,遂成痞满;饮食习惯无规律致使脾胃损伤,包括饮食过于偏嗜,饥饱无度,饮食时间不规律等因素都可以导致食谷不化,阻滞胃脘之气,而成痞满;脾胃素来虚弱,脾虚不能运化水液,致使痰浊内生,胃气壅塞而生痞满;情志失调,肝、心、脾三脏气机逆乱,升降失职,形成痞满。

  “因此,对于胃痞的治疗原则要因症因时而异”,张宏恩讲到。

  注重脏腑 调理气机

  “气是中医和其他医学的一大区别”,张宏恩指出,清阳和浊阴涉及到精、气、血和津液等基本物质,其中气是起主导作用的,从调气入手来治病是中医治病的基础。气在人体内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通过调理脏腑气机的方法来治病,在中医经典和历代医著中都有阐述。

  从《黄帝内经》对气的记载,到近代医家张锡纯在著作《医学衷中参西录》中大量记载了调理气机以治病的方法,张锡纯以经典为基础,融汇前贤的观点,在实践中创造了不少有效的方剂,如“薯蓣纳气汤”“参赭培气汤”“寒降汤”“温降汤”,尤为重要的是,他提出了前所未有的大气下陷这一概念,由此可见,历代医家很是重视从气入手治疗脏腑之病的。

畅并从调理气机入手来治病,对于胃痞一病的治疗也提供了很好的启发。

  “胃居中焦,和脾一起作为一身之气升降的枢纽,胃痞一病基本表现是胃气郁滞不降,因此,针对胃痞一病,首先应当调理脾胃气机,同时兼顾全身气机升降。”张宏恩讲到。

  脾胃气机升降作为一身气机升降的枢纽,会决定一身之气的正常运行。脾胃气机失调导致的胃痞会引起全身气机失调变生多证,故治胃痞当兼顾全身气机,依证加减药物提高疗效。胃痞一病不仅要行胃气,还要理脾气,脾胃同调是根本。

  总之,胃痞的病因不论是内伤还是外感,在本脏腑还是他脏腑,都有全身气机失调的症状,故对于胃痞一病,当视兼证调理多脏腑的气机运动,如舒肝气、降肺气、固肾气等不一而足。当然,调理气机,并不是仅仅使用气分药,而是以恢复全身气机正常为治胃痞的根本,对精、血和津液的调理不应当损伤正常气机。

达到当天最大量